fengchanjianxue

浣花溪娃聚,道友们把我儿子拍的萌萌哒~感谢

浣花溪公园娃聚,四个大师一个剑子。今天整理照片才发现大多数照的都是大师,剑子跟儿子的照片反而很少~

儿子们的情人节~
我:其实他们在一起每天都是情人节

剑雪:落尘我在那边摘的好看滴发发,来给你戴上
封禅:瑞雪这个发发好好看,阿娘我戴发发好看吗?
我:好看好看~

【禅雪】 怡然的平淡

    怡然的平淡

一剑封禅悠悠地醒来,似心不在蔫地望着身边熟睡之人。过了许久,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无视自己微微渍汗的后背,跑到一旁的书桌前打开电脑。顿时,寂暗的屋内一闪一闪的泛起清白色的光。

 “为虾米午夜还不睡?”被青白色的光惊醒,剑雪起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见一剑封禅不回话自顾自地在电脑面前码字,他便下床悄悄走到封禅身后。

 “三生三世桃花…”小朋友望着电脑屏幕念叨。

“剑雪,睡觉去。”知道那人便在自己身后,一剑封禅一边依旧死死盯着屏幕一边对身后的剑雪说道。小朋友刚想反驳几句可是话到嘴巴又咽了下去,最后只能嘟了嘟嘴回床上去了。

而一剑封禅继续在电脑面前奋斗。

 

天色微白,回笼补觉完了的封禅眨巴着自己惺忪的睡眼,顶着蓬乱的茅草头走进客厅。

“早安!”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牛肉包的剑雪穿着胸前画有芭比熊的体恤衫,额头上绑着黑色画有一只大青虾的抹额对他说。“快件来了吗?”封禅伸手去拿盘里的包子,“啪”小朋友拍打他的手:“刷牙洗脸去!”说完将盘子放在饭桌上道:“我去开电脑查查。”

过了一会儿,嘴里满是牙膏泡沫的封禅走进卧室:“东…西…”边刷牙边说话的他含糊的像含着一枚大橄榄。剑雪双手叉着腰推着他出门:“已经分派快件员了,名叫阴川蝴蝶君的派件员将为您派件!”

“呸!那小子!”被推进厕所间的一句封禅把嘴里的牙膏吐进水斗里。青色脸庞、顶着一对黑眼圈的他愈发令人发怵,“上次他派件将我定的随身听从厕所的窗口直接扔进来,随身听就直接进了马桶里…”

“结果你差点把快件公司拆了…”剑雪捂嘴笑。封禅犟着头一把抓着他柔软的手“哼哼”地说:“后来他报复,将一箱我定的牛奶扔进来,砸着我的头。”

天色微白,睡了回笼觉的封禅眨巴着自己惺忪的睡眼,顶着蓬乱的茅草头走进客厅。

“早安!”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牛肉包的剑雪穿着胸前画有芭比熊的体恤衫,额头上绑着黑色画有一只大青虾的抹额对他说。“快件来了吗?”封禅伸手去拿盘里的包子,“啪”小朋友拍打他的手:“刷牙洗脸去!”说完将盘子放在饭桌上道:“我去开电脑查查。”

过了一会儿,嘴里满是牙膏泡沫的封禅走进卧室:“东…西…”边刷牙边说话的他含糊的像含着一枚大橄榄。剑雪双手叉着腰推着他出门:“已经分派快件员了,名叫阴川蝴蝶君的派件员为您派件!”

“呸!那小子!”被推进厕所间的一句封禅把嘴里的牙膏吐进水斗里。青色脸庞、顶着一对黑眼圈的他愈发令人发怵,“上次他派件将我定的随身听从厕所的窗口直接扔进来,随身听就直接进了马桶…”

“结果化身拆迁组的你差点把快件公司给拆了…”剑雪捂嘴笑。封禅犟着头一把抓着他柔软的手“哼哼”地说:“后来他报复,将一箱我定的牛奶扔进来,正巧砸着我的头。”

“后来你差点砸了他的家。”剑雪将漱口杯交给一剑封禅,是一只半圆形的青蛙嘴漱口杯。封禅三下五除二地刷了刷白森森的牙齿,几口吐掉水,又接过小朋友递过来的毛巾,上面是自己和剑雪穿着古装拍艺术照的马克图。“再用就淡了…”一剑封禅看着图自言自语。“那就再定做呗!”传来的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封禅有点懊恼。乱花钱!哼!封禅往脸盆里倒水。这时,门铃声响了,剑雪身影一闪去开门。肯定是那只该死的蝴蝶精!冷冽的冷水让封禅感到很是惬意,真心想念和剑雪在冰风岭度假村里快乐的时光,那悬崖峭壁、那飞沙走石、  “那鸟不拉屎!”突然剑雪的一句愤愤不满的话又重现在封禅脑海里,荒山冰壁的场景外加两人的旅行居家车熄火迷路,让他暴怒!但自己喜欢这景色,以及和小朋友在野外搭帐篷的快乐。现在是没这份闲心喽!

当一剑封禅拿着毛巾边擦边走到餐厅时,蝴蝶君与剑雪两人正“哼哧”、“哼哧”地扛着一大个纸箱进来。

“养宝宝确实辛苦!但幸好你俩同居,照顾一个孩子互相照应。”蝴蝶君笑着说。突然间,他的红色中华竖领被一只青筋暴起的青爪揪起。

“我们同住不同居。”剑雪轻拍封禅的手,封禅把手松开。蝴蝶君涨红了脸:“说…错了。”一剑封禅冷冷打开外门:“出去!”蝴蝶君拉了拉自己的领子,尽可能摆出无所谓的样子走出门外,过了一会儿,门外飘进一句咕哝:“亲,别忘了给个好评噢…”

“呯!”封禅关上了门。“这澳大利亚的婴儿奶粉分三个阶段唉,我该没买错吧?”剑雪吃力地撕开纸箱的封条。“为了我侄儿杀诫,辛苦你了。”封禅伸手搂住剑雪的肩。

“不就是让他在这儿住几个月吗…都是亲戚,能帮就帮。”剑雪脸微烫。

“昨晚我把《古墓丽影9》打通关了,现在一心一意做保父。”封禅将擦完的毛巾盖在剑雪的头上。

“当然了,是你侄儿!”剑雪一把拉下毛巾,嘟嘴朝他做鬼脸。“哈哈哈!”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禅雪】退隐

夜深沉,窗外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把一剑封禅从睡梦中惊醒。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枕边也被浸湿了一大半。黑暗中他用手拭去脸上的泪珠,侧过头看着躺在他身边的人儿。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身影,让他再次确定了躺在身边的人是那个另他朝思暮想之人。

 

剑雪无名。

 

伸手轻轻抚上那人的脸颊,然后靠近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剑雪似乎感觉到什么,伸手握住封禅的手蹭了蹭然后挪了挪身体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看着熟睡的人儿封禅一只手替他盖好被褥,另一只手轻轻抽出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自己轻轻的起身下榻,穿好鞋子来到窗边。

 

窗外依旧下着倾盆大雨,风透过窗帘吹了进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得让封禅默默看着窗外发呆。

 

不知过了多少年他一直都会做着同一个梦,那个他时常会半夜被惊醒他想要忘记却深深印在他脑海里的那个倾盆雨夜。

 

只是当时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倾盆大雨,不同的却是他们自己为了各自的立场而战。

 

结果...........

 

当年那句“傻剑雪,我骗你的”依旧还在记得,那一剑刺穿他身体的声音当时他的眼神他也记得。

 

 

但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当时身负重伤是怎样带着魔胎的血液开启魔界,忘记当时自己的心情,忘记身负重伤的自己在养伤期间是怎样度过的..........

 

没有人能知道。

 

他不后悔杀了剑雪开启魔界的事实,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他也一定会那样做。

 

这就是他,吞佛童子,也是现在的一剑封禅。

 

................

 

思绪突然被黑暗中从身后环住他的一双手给拉了回来,他感觉那个人紧紧贴着他。不用多想封禅已知此人,他正想转过身去却被那人紧紧扣住。

 

“怎么醒了”

 

那人不语。

 

“怎么了?”

 

察觉到剑雪的异样封禅再次想要转过身去看他却被那双手紧紧的扣着动弹不得,然后他感觉到剑雪把脸埋进他的后背里。

 

“剑雪”轻声唤出那人的名字时手在这个时候松开了但依旧环住他的腰,只是这时的封禅没有立刻转过身去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让剑雪从背后抱着他。

 

他知道剑雪也有他的伤口,也有不想让他看到的地方。

 

“因为你不在身边”

 

简单的一句话表达了所有的情绪反而让封禅不知道该说什么,顿时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只听见外面的雨声。

 

打开剑雪环住他腰的手转过身看着同样看着他的剑雪“这里很疼吧?”边说边用手指着曾经那一剑刺穿他身体的那个伤口位置。

 

“后悔吗?”

 

“不”面对剑雪,封禅的眼神坚定。面对曾经的另外一个自己所做过的事他不悔,因为那是他那个时候的身份应该去做的。

 

“我最快乐的那个时光,是我们一起行走在江湖的那段日子。”

 

“那段日子也是一剑封禅最快乐的时光”

 

“那你………现在一剑封禅,还是吞佛童子。”

 

“我就是我,是吞佛童子更是一剑封禅”

 

听到这句话时剑雪眼眶润了一滴泪不知不觉间滑过脸颊,从他找到他的这几个月以来他的心底一直都在挣扎,不安,担心中度过。两人虽住在一起,可他从来都没有勉强自己做过任何事。这几个月他感到很幸福,很安心。但他更怕失去,他怕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剑雪”轻轻唤出那人的名字,伸手拭去他脸上的泪将他拥入怀中。

 

从找到剑雪那天起就感觉像是做梦般,一切都感到是那么的不真实。剑雪怕失去、怕只是一个梦、怕镜花水月终成空,他又何尝不是一样。

 

他们都同样的害怕,害怕现在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等梦醒了,那便是痛侧心扉。

 

但,他们两人还是在茫茫的人海中找到了彼此。

 

“封禅,我依旧想隐退江湖”挣脱出那人的怀抱,剑雪一脸坚定的看着眼前人。

 

“我与你同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