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chanjianxue

禅雪 【育儿记】 三

当无名还沉浸在有名字与亲人的喜悦中时,变故又再次悄悄降临在他身上。

 

因为之前被仇家追杀,他虽杀死了那些杀手可其背后的那些人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他料到日后必然还会有人继续前来追杀,他盘算着在带孩子走之前先把这些麻烦解决了。于是在毫无预兆的某一天男子就这样突然的消失了,没有任何言语甚至都没有跟无名道别就这样走了。

 

惊慌失措的无名找遍了小屋的每个角落都没有看到男子的身影,然后他又发疯似的跑到街上继续找寻依旧毫无结果。这时,一个不好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拼命想要摆脱这个想法,可现实又将他打了回来。

 

无名再次尝到被人遗弃的滋味,他哭了很久很久但性格倔强的他依旧不肯放弃。他相信在某一天,男子还会回来找他。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在小镇上继续找寻了好几天。

 

但始终都没有结果。

 

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男子又再次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这次的相遇出乎他的意料,他是在回家的小巷子里看到浑身是血的男子。

 

起初无名只是觉得这个躺在地上的男子很眼熟,慢慢走近后才看清那人。他警惕的环顾了四周,在确认四下无人后,才将人一点点的拖回了家又请来郎中为他医治。

 

当郎中脱下男子的衣物时,一条条血淋淋的伤口映入眼帘。无名看着这些伤口竟有些惊住了,而郎中则习以为常的拿出药箱为病人清理伤口上药包扎。无名则默默地在一旁看着,直到郎中把一切都处理好又开了药方叮嘱他用药后,他这才急忙开口询问男子情况。

 

“内伤加外伤两病齐发,如果不及时治疗便会命归黄泉。”郎中的话说的很严重而小小年纪的无名虽不太懂,但也看得出男子这次受的伤比之前严重得多。他大概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侧头面露担忧的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人,便送走郎中转身拿着药方去抓药。

 

然后回来熬药,寸步不离的照顾男子。

 

 

 

 

 

男子依旧还在昏睡中,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他感觉身边有人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微微睁眼看到一个模糊的绿色身影,然后他又再次陷入昏睡中。

 

 

 

四周都是黑暗的一片,只有远处透进来一点点亮光。

 

一剑封禅寻着亮光的点慢慢的靠近,当越来越近时他的心突然跳动的非常厉害。

 

然后.........然后他在亮点中看到一个绿色身影,一个熟悉的绿色人影。

 

坐在梅花树下抚琴。

 

抚琴之人听闻脚步声,琴声截然而止抬眼与来人四目相望。“你来啦!”看见来人抚琴之人脸上没有一丝意外。

 

“剑雪..........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已经.........”

 

“我在这儿等你啊,曾经说好一起退隐江湖的。”剑雪一脸温柔的看向来人“我来接你了.........”

 

“接我?我们去哪儿?”

 

“离开这儿..........封禅,跟我一起走吧”伸出一只手,剑雪一脸温柔的看向一剑封禅“我们一起结伴而行,隐退江湖”

 

..............................

 

 

“剑雪.........剑雪.........”

 

昏睡之人突然从梦中醒来,嘴里一直唤着一个人的名字。而在一旁辛苦照顾他的无名被这突来的动静惊醒了,醒来后察觉到男子异样他急忙从旁边的盆子里拿出打湿的布,一边给男子擦脸一边唤着他想把他唤醒。

 

然而无果,男子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时无名有些着急了,他急忙想要去请郎中来。结果刚想起身却被什么东西拽住,侧头看去发现是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拽着他的手腕了。小小的无名挣脱不了男子的手只好继续坐下用湿布为男子擦脸,而男子也在再次陷入昏睡中。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连无名都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一心一意照顾重伤的男子。他虽年纪还小也不太会照顾人,有时候会因为操作不当而受伤。但他却毫无怨言,一直默默守在他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终于男子在无名的照顾下渐渐有了意识,当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睁开眼眸时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与他记忆中朝思暮想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

 

心隐隐作痛,他无意识的唤出那个一直深埋的心里的名字。

 

剑雪...........

 

男子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他刚唤出那个人名字便被淹没在其他嘈杂的声音里。而无名丝毫没有察觉到男子已经醒来,他依旧在屋外忙着煎药饭食。突然一阵风吹过,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似的急忙起身往男子身边走去。

 

“你醒了?”来到床榻边的无名见男子醒来高兴的眼眶瞬间湿润了。

 

“剑雪...............”当听到男子再次唤出这个名字时无名有些愣住了,下一秒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男子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紧紧拽住“剑雪..........”再次唤出这个名字后男子的情绪有些激动,然而激动过后的他又再次陷入昏迷中。

 

 

 

 

男子再次醒来已是次日清晨,当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时男子已从朦胧中醒来。睁开眼便看到小小的无名正端着一个碗向他走来,当他来到床榻边见男子已经醒来时笑意爬上了他的脸。“你终于醒了”

 

“是你救了我?”

 

“嗯”无名一边回应着,一边将男子扶起来坐着将药碗递给他“先把药喝了”

 

“.......................”一剑封禅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后又再次递给无名。他看了看无名稚嫩的脸,发现他憔悴了许多“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

 

“嗯”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复,一剑封禅心里有了些许疑虑。难道是他在做梦吗?在半梦半醒之间他看到的是一个绿色身影,那个人影明明就是剑雪...........

 

还是.........那只是自己的梦?把辛苦照顾他的无名当成了剑雪?

 

“怎么了?”

 

无名稚嫩的声音把一剑封禅的思绪拉回来,看看眼前人儿当真是为了照顾他憔悴了。“没什么”

 

“那你先躺下歇会,饭食马上就好”无名的脸上充满的笑意

 

“好”

 

躺下的一剑封禅看着无名忙碌的背影想了很多很多,有关于剑雪的.........也有关于无名的.........还有关于那个梦境的............

 

回忆不可追,他跟剑雪的过往已成为了过去。无论他怎样都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现实,可现实始终都是现实。他逃不了,也必须去接受。而面对无名............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有时候跟他在一起,他在无名身上看到的有些东西会在无形之中与剑雪重叠在一起。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他舍不得放手。

 

然而他又知道,他们两是两个不一样的个体。

 

剑雪是剑雪,无名是无名,谁也无法代替谁............

 

“吃饭了”

 

思绪再次被无名的声音拉了回来,回过神来的他正好对上无名那充满笑意的脸。看着这张稚嫩的脸,一剑封禅的心里不在纠结也想通决定了一些事情。“无名”一剑封禅开口道。

 

“嗯?”无名一边回应着一边把男子扶起来坐着将饭碗递给他

 

“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接过递过来的饭碗,一剑封禅开口道

 

当一剑封禅再次提及这个话题时,无名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他不知道男子下面会说什么,也怕他会再次扔下自己。“...............”

 

“还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一剑封禅见无名没有回答,再次问道。而无名先是愣愣的看着男子几秒后,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你.........会再次扔下我吗?”

 

见孩子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一剑封禅给了肯定的答复“不会”

 

“真的?”孩子依旧一脸疑问,生怕男子又再次骗了他

 

“不会,等我伤势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复无名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这一次他不会再被抛弃变成孤儿了。而一剑封禅见孩童有了笑容他也放下心来安心养伤,等伤好后就离开这里。

 

 

然而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一剑封禅在无名的照顾下渐渐恢复了健康,他们也开始收拾行装准备离开这里。

 


无题

最近一个老话又再次被提及,无论是禅雪还是吞雪,一人论还是两人论。大家各自吃自家cp不好吗?非要撕逼,强行按头要别人吃这对cp…………

发泄一下 ,然后默默的吃自家cp。

禅雪 【育儿记】二

这几天一剑封禅在客栈里强忍着性子照顾这个还在病榻上的小孩,汤药饭食一顿都不落下。看着逐渐恢复健康的小小身体,他也开始打起他的小算盘。

 

找机会..............溜,他才不要带着这么一个麻烦上路。

 

于是在某天他又试探性的问起了小孩的身世。

 

可是幼童对于他的身世一问三不知,知道的又仅限于被收养之后那段短暂的父子亲情以及老人去世后被人欺负一日三餐不饱的日子。身上的淤青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留下的,或许老天见他可怜让他遇见了他。

 

但对于一剑封禅来说,却是一个麻烦。

 

他一直游走于江湖,为的就寻找失散多年的好友剑雪无名。在江湖上行走偶尔也会遇见上门来寻仇的仇家,刀光剑影肯定避免不了。他一个北域人邪身边带着这么一个麻烦,叫他以后怎样在江湖上混..........

 

思来想去,一剑封禅还是打算把幼童扔掉。

 

 

 

幼童的身体在一剑封禅的照顾下渐渐恢复健康可以下床走动了,一剑封禅见孩童已然恢复便带着他退了房他们走到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这时正是小镇上最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的人群以及街道两旁小贩的叫卖声都让孩子兴奋不已。东瞅瞅西望望,幼童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但又害怕街上的行人太多男子会觉得麻烦不要自己,所以幼童的右手始终都紧紧地拽住男子的衣角。

 

一剑封禅低下头看着被孩童紧紧拽住的衣角,轻轻的皱了下眉也就默许了两人继续前行。在走到一个地方时,路边一个被人群半包围的杂耍引起了孩子的注意。幼童怕男子生气所以一边跟着男子的脚步继续前行一边眼睛时不时的盯着渐渐远去的杂耍。而此时的一剑封禅注意到了孩子的举动,他停下脚步询问:“你想去看?”孩子没有回答,但眼神已经告诉了男子一切。于是他就领着孩子向人群里走去,走进人群后发现原来是一个耍猴人,在路边一边耍猴一边向观看的行人讨赏钱。孩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猴子跟它的主人因为各种姿势而被逗乐,偶尔小猴子也会调皮的跑到耍猴人的头顶上戏弄他而引起哄堂大笑............

 

当孩子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耍猴人身上时,他紧紧拽着衣角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松开了。一剑封禅敏锐的察觉到了孩子的动作,他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便悄悄的退出了人群往相反的方向快速离去。而此时的幼童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他在人群的推动下,渐渐的被推到了最前面。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已渐渐西下,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幼童这时才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他侧过头想看身边的男子,才发现那人早已不在身边。于是他东张西望一脸着急的想在散去的人群里寻找那个熟悉的人影,可此时哪里还有那个人影子?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几次寻找无果后噙在眼眶里的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他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哇哇大哭起来。

 

 

 

而此时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街道两旁的小贩们也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回家。不远处的耍猴人在收拾完行李后,回头看到这个哭泣的小孩心生怜悯走了过去。几番询问得知他无家可归,他怜爱的蹲下身抱了抱孩子抚摸他头暗暗叹气着。

 

其实他心里很想收留这个孩子,奈何他也是一个流浪者。居无定所一日三餐都不饱的他,要怎样去养活另一个小孩..........无奈他只能从包里掏出了几两银子递给他,让他自己去买点吃的便带着小猴离开了。

 

幼童眼眶含着泪目送男子走远后,他用袖子拭去眼里的泪也走开了。

 

 

晚上的小镇比起白天安静了许多,幼童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一家卖馒头的小贩他简单的买了一些食物来充饥后便去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落脚。因为觉得有些发冷,幼童在四周找了些许树枝生火又找来一些茅草铺在冰冷的地上。在篝火升起来后,本来穿着有些单薄的他才感觉到一丝温暖。可是他的心却是冷的,遭遇这些事的他看着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他不知道以后路要怎样才能走下去。

 

“大哥我们今天的生意不错”

 

“那是,我说的没错吧!跟我干,好日子还在后面”

 

“大哥,那以后我们就跟你干了”

 

“..............................”

 

飞走的思绪因为这嘈杂的声音而回来,抬眼便看到一群穿着破烂儿的小混混向这边走来。这边是一个人,而那边是一群人。当两边的人目光接触到时,那边的小混混看到自己的地盘被一个陌生的小孩占据,顿时他们便面露凶相二话不说的把人给围在中间一顿暴打。身单力薄的幼童被打的遍体鳞伤,他只能奋力的往外奔跑求生存。

 

终于在跑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后,后面追赶的人消失了。他无力的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似乎又回到了当初被人追打的那段日子,本来是爷爷的屋子却被后来的一群小混混看上了。他们想要霸占所以对他拳打脚踢想要把他赶出去,可是幼童都强行的忍了下来。但在有一天小小年纪的他实在忍受不了了,最终他还是跑了出来选择了放弃。

 

那是他最后一点点美好回忆了,跟老爷爷的。

 

泪水再次落下,无声的滴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平静下来,拭去眼角的泪痕站起身来。

 

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只有靠月光的光亮才能看清楚。他借着月光在周围找来一些树枝,然后走到角落里生火取暖。没过多久树枝很快被点燃,火光照亮了一脸疲惫的幼童。他紧闭双眼的靠在墙上,双手抱膝着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日子过的很平静,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当幼童以为他跟那个男子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时候,他们却相遇。

 

再次相遇时,男子因为仇家的追杀回到了小镇上。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男子的一个一瞥便看到当时被他强行扔掉的幼童。而幼童无暇顾及来人的目光,继续拿着他的破碗在街上行讨。男子先是愣了几秒,然后反应过来顺着人群来到幼童身边。幼童看到身边有人停下,便又开始重复刚刚说过的话。随后他的碗里便多了几两银子,但还没来得及感谢时那个人却走开了。幼童当时只觉那人有点熟悉,也没多想的继续向来往的行人继续行讨。

 

这几天的生意还不错,幼童在夕阳西下时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他开心的一边数着银子,一边想着晚餐吃啥。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厮杀声,幼童先是被惊了一下然后他急忙的收拾好碗里的银子朝着厮杀声跑过去。

 

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刚刚的厮杀,幼童跑近时才发现四周遍地都是尸体。现在只有三个人活着,他们遍体鳞伤手里却拿着剑以两对一厮杀着。听着脚步声三人都有些走神,但看到来人是一个小孩时他们便收回心神来继续厮杀。其实那两人的武功并不差,但比起另外一个人他们却远远不及他。

 

打斗了许久,那两人见始终都无法占上风四目相对便改变了主意。一人继续与男子纠缠,一人飞身前去刺杀孩童。那男子已察觉到两人的想法,便使出大招将与他纠缠的男子诛杀然后飞身来到小孩身边将他拉到自己身后他来不及躲闪便硬生生的接下一剑鲜血流出侵湿了衣裳。那人见男子再次受伤又挥剑杀来,最后被男子一剑刺死。

 

终于打完了,男子环顾四周看看身边的这些尸体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但此时他也因为体力不支,用剑立在地上强撑着身体。他侧过头看着身后这个曾经被他强仍下的孩子,低声说了一句“还好你没事”。

 

而幼童因为第一次见血淋漓的画面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在男子的提醒下,他才反应过来带着他迅速离开。

 

 

他们回到了破旧的小屋里,男子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习惯性的揭开已被鲜血染红的衣裳。而幼童此时不知在哪儿找了一个废弃的盆子里面装了些水端到男子身边,男子粗暴的撕下一些碎布打湿后小心翼翼的清洗伤口。

 

当水盆里的清水变成了血红色时,男子已经清洗完毕他在伤口上撒了一些药然后穿上衣裳。幼童呆呆的在一旁看着“你害怕了?”

 

“.....................”幼童看着男子的眼眸不语

 

“跟着我就要过这种刀光剑影的日子”男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还要继续跟吗?”再次看幼童时,一剑封禅严肃。

 

“...........................”幼童依旧不语

 

见幼童不语,男子起身要走幼童欲打算跟上。男子见此说道“不必跟我,马上回来”幼童这才没有迈开步伐。

 

许久男子手里拿着用纸包裹的东西回来,他走到幼童身边一只手递给他一包东西后他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打开包裹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喝酒,而幼童打开包裹却不食。

 

男子注意到幼童的举动问道“为何不食?”

 

“我不吃荤食”

 

“你又不是和尚”

 

.............................

 

刚说完这些时男子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这些对话似乎跟某人的完全重叠。

 

只是他不是他而已。

 

男子看着眼前这个幼童有些恍惚,他从身边又拿出另外一个包裹递给幼童。而幼童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的是全身素食,他抬眼看着男子后低头开始吃起来。

 

 

 

“你..................可以带我走吗?”

 

两人在吃完各自的食物后坐在篝火旁,幼童开口问道。

 

“你不怕?”

 

“不怕”

 

“为什么?”

 

“因为有你!”

 

幼童的回答很坚定,男子看着他的眼眸几分钟后说道:“我给你取名可好?”

 

“好”

 

一剑封禅陷入了沉思,他看着孩子绿色的眼眸似乎想起了什么问“你以后想要习武吗?”

 

“想”

 

“为什么”

 

“这样就不用被别人欺负”幼童说的很坚定

 

“喜欢剑吗?”

 

似懂非懂的孩子看着男人摇摇头,一剑封禅看到孩子回答后继续问道“为什么”

 

“剑会伤人”

 

“想习武却不爱剑”又沉默了一会“有了,无名可好”

 

“无名?”

 

“你可喜欢?”

 

“为什么?”

 

“给你入世之名,无名乃是重生。有名即无名,无名即有名。”

 

“嗯?”孩子依旧有些疑问。

 

“喜欢吗?”

 

“喜欢”

 

孩子看着男子笑了,他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名字。

 

也有自己的亲人。



禅雪 【育儿记】

                                            育儿记

 

 

 

对于像一剑封禅这样的江湖游侠来说,一个人在江湖行走惯了就没有固定的居所。饿了就寻一些食物充饥;渴了就到溪水边喝点水;困了累了就随便找一个地方休息;遇见一些看不惯事或人就拔剑相向…………这样的日子虽然苦些,到也自在。

 

可偏偏在某天路过一个小镇时,由于一时兴起看不惯几个小流氓便出手教训了他们。而此时被几个小流氓围在中间的幼童遍体鳞伤的侧卧在地上,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得救时艰难的爬起身看到的是一个远去的褐色身影。他跟着这个身影一瘸一拐的出了城,来到一处溪水边。

 

“为何一直跟着?”一路察觉到幼童远远的跟着,一剑封禅停下步伐

 

“救命恩人”

 

“我无心救谁,只是看不惯那几个人罢了”话一说完,便又迈开步伐。可刚走几步,后面的幼童依旧跟着。“为何还跟着?”

 

“……………”

 

见孩童不语疑问的转过身去,看到的是一个瘦小的身影满身伤痕。他虽满身是伤,可倔强的孩子依旧远远紧跟在他后面。“固执?”见不答话,便转身继续迈开步伐不再理会。

 

 

 

 

一剑封禅原以为幼童只是闹闹孩子脾气跟着他的时间久了受不了苦自然就会放弃,可几日下来他虽跟着有些吃力可依旧咬着牙坚持的跟着丝毫没有想要放弃的意思。即便是他身上的伤在他简单的处理过后,又一点点开始发炎.................

 

他依旧远远的跟着。

 

 

幼童的坚持一剑封禅都看在眼里,他面不改色的继续前行。

 

直到幼童的伤口开始发炎、溃烂………发烧。

 

在他最后坚持不住失去意识倒下的那瞬间,他感觉有人接住了他。朦胧中他看到了一个褐色身影,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再然后就是一剑封禅抱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幼童飞到附近的小镇上找了一家客栈落脚,又叫小二去请大夫看病然后熬药,再由他一勺一勺的给孩子喂药。几天的折腾孩子终于退烧了,可人还在昏迷当中喃喃自语。俯下身侧耳倾听,却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一剑封禅奈何得看着床榻上的瘦小身影,只能每天的按时给他喂药擦药。

 

又过了几日后幼童渐渐的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抬眼便看到那个熟悉的褐色身影,他手里端着一个碗缓缓向他走来。

 

“该吃药了”

 

“…………”

 

幼童不语缓缓起身伸手接过药碗低头喝掉,然后递给男子自己乖乖躺下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你先休息一会,等会把在粥喝了”

 

“……………”依旧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一剑封禅试探性问

 

幼童还是直直的看着他,似懂非懂的摇摇头。

 

“不用担心,我不会笑你的”

 

“无名”

 

“人生下来都会有一个入世之名”

 

幼童还是摇摇头说:“不记得了,只记得阿娘带我去一个地方后要我在原地等她然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再后来是一个老爷爷见我可怜把我带回了家养大,但后来老爷爷去世了就留下我一人”

 

幼童说这些时,眼眶里有泪光闪烁但他努力的控制自己没有落泪。而一剑封禅听幼童说这些时,心里却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一个北域人邪怎能带一个幼童在身边,要是传出去岂不叫人笑掉大牙?